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十二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靖苏】师与授1(年操AU)

*年龄操作设定,七皇子(五岁)x苏太傅(十七岁)

*OOC预警,私设如山故事里慢慢说

*是个苏太傅开开心心把七皇子养大后,七皇子开开心心把苏太傅吃掉的故事

*因为想吃年下攻大肉所以才有这篇,请耐心等景琰长大


  说起那位琅琊榜首,江左梅郎,那可真是位传奇人物。

  貌如天上谪仙,才比古今圣贤。

  可惜天生体弱多病,可怜年幼父母双亡。

  接任宗主时,他还不过是个未及志学之年的稚子,彼时的江左盟,也不过是个因扶弱济贫而小有名气的帮派而已,人人都以为小宗主无法担此重责,要嘛是从帮里选位有才有望的代宗主,要嘛就是让江左盟从此淡出江湖。


  但他的恩师黎崇却不这么认为。

  在一票京城显贵人家的官二代里,这个远自廊州来的孩子特别突出耀眼,在他门下不过三年的时间,已能将旁人毕生太半所学融会贯通、学以致用,聪慧如他,若是作六部尚书,当使社稷国富民强,若是作前线军师,也可保大梁百战百胜。梅长苏除下棋外可谓无所不能了,一个小小的帮派宗主哪能难得住他?

  事情正如他所料,在梅长苏回到廊州后的短短数年间,江左盟摇身一变成为统领江左十四州的第一大帮,而这位丝毫不会任何武功,却能稳坐宗主宝座的少年,就在他十七岁的时候,成了琅琊公子榜历年来最年轻的榜首。

  他让一帮盗贼恶徒闻风丧胆,也令一票未婚少女春心萌动。

  正当帮众们都盼着宗主找个门当户对的好姑娘,早日成亲生子给盟里添喜气时,梅长苏却突然宣布,他要上京城去,报恩。


  「宗主……您是认真的吗?」黎纲跪在他身后,语气满是掩不住的担忧。

  「当然。」梅长苏手里拣着要带上路的书,看也没看他一眼。

  「这报恩也有很多种法子,您又何必亲自上京城,住到那什么……祁王府去呢?」

  他阖上手中的书,塞进包里,稍稍正了神色回答道:「朝廷险恶,党争已经悄悄开始了,祁王殿下太过正直,若是没有像我这样的人在他身边看着,哪天被人下了套都未可知。」

  黎纲听了更是紧张:「宗主这是要……参与党争吗?」

  「不,」梅长苏回眸一笑,「止于未战之时,方为上上之策,黎老先生是这样教导我们的。」


  当朝梁帝萧选膝下多子,但最令他自豪的,莫过于皇长子萧景禹了。祁王殿下聪慧贤能,仁德宽厚,虽说君臣先于父子,他也不免要和全天下的父亲一样,为他这优秀的儿子感到骄傲。大殿上面对众臣还得收敛些,于是下朝后也只好向身边服侍的高公公炫耀了。

  而说到祁王的生母宸妃,她在宫里虽得宠,却也从不争宠,平日最爱和情同姐妹的静嫔一起泡茶做点心,聊聊养生之道,聊聊宫中琐事,而两个母亲聚在一起,当然也要聊聊孩子。


  宸妃喝了一口热姜茶,像是不经意地问起:「景琰五岁了,妹妹是不是该找个好先生,开始教他识字启蒙啦?」

  静嫔微笑道:「宸妃姐姐,瞧你这心急的,倒比我更像景琰的母亲了。我觉着像现在这样,让景琰跟在祁王殿下身边学习,就已经足够了。 」

  「景禹那孩子,带这些弟弟们玩儿还可以,真要让他教啊,他还真不是做先生那块料。」

  「殿下只是太宠景琰了,终究是做哥哥的,让着宠着,也不舍得打骂。」

  宸妃听完就笑了:「景琰这孩子心实,谁看了会不疼爱他呢?哪里舍得打骂?」

  他们自然是不舍得,但这宫里多的是恃强欺弱之人,若不是有宸妃和祁王护佑着,低位嫔妃所生的孩子,少不了要受些委屈或欺侮。

  静嫔思及此处,不免有些感慨:「我不能亲自养育景琰,也只有让他住到祁王府上去,劳烦殿下多照顾了。」

  「你我姐妹何必客气,就让景禹给他找位好先生吧。」


  梅长苏进京时,正是桃李争妍的大好春光,热闹的金陵城就像一位娇艳的美人,仍维持着当年的模样,等待他再次归来。

  春日虽然暖和了些,但对体弱畏寒的梅长苏来说,出门还是得套上一件带毛的大氅,当他在祁王府前下了马车时,这打扮也引来一些好奇的目光。

  这些年他虽已习惯当个万众瞩目的梅宗主了,但此番到京城来,还是应该低调行事为好。


  「宗主,拜帖已经送进去了,外面风大,您要不要先回马车歇一下?」

  梅长苏没有回应,反倒问他:「黎纲,你觉得苏哲这名字怎么样?」

  「啊?」还没从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反应过来的黎纲,马上又得到一个「从今以后就这么叫我吧」的命令。

  梅长苏脑筋动得极快,思虑自然也不是凡人所能跟上的,黎舵主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事儿,却总是怎么样也无法习惯。

  不过萧景禹倒是已经很习惯了,他们曾一起受教于黎老先生门下,梅长苏当年的光芒有多耀眼,他可是亲眼目睹过的。

  隔了许多年后再见,梅长苏人是高了点,面容也成熟了些,但那股由内隐隐透出的光芒却没有消散半分,于是萧景禹便想起了母亲所交代过的那件事。


  「殿下是说,让我当七皇子的先生?」

  「正是,」祁王殿下亲自为梅长苏满上茶水,垂眼道:「一来我是政务日渐繁忙,怕是拨不出时间来教导他,二来你们年纪近些,比我来教更为合适。还有就是……」

  「还有就是,」梅长苏把话头接过来说下去,「七皇子住在祁王府上,我若是要当殿下的先生,自然也要住下来了。」

  祁王笑了笑,他是个聪明人,当然能明白他的用心,「我府里虽不大,空着的客房倒是有好几间,你可以挑选中意的地方,我再差人整理一下。」

  其实也不需要怎么整理,梅长苏寻了一处素雅僻静的小院,让黎纲搬了些惯用的物品进来后,当晚便住了下来。


  隔日七皇子萧景琰也搬来住了。

  当祁王牵着他七弟来「拜师」时,梅长苏内心是震惊的,昨日祁王殿下只提到要教个孩子,却没想到是个才五岁大的小娃娃。


  「景琰拜见先生。」

  虽然只是个五岁大的小娃娃,这也不算什么正式的拜师礼,但他还是有模有样地跪拜行礼,那稚嫩脸蛋上的浓眉大眼挤成了严肃正经的表情,让梅长苏又生出几分好感来,连忙上前将他扶起:「七殿下快起来。」

  「多谢先生。」萧景琰退回祁王身后跪坐,静静听着皇长兄向苏先生介绍自己,要他好好跟先生学习,又让他们把祁王府当自己家,说着说着半个多时辰过去了,他还是挺直背脊端坐着,丝毫没有一点不耐,是这年纪的孩子少有的成熟稳重。


  而梅长苏方才扶了七皇子一把,手里还残留着那股温热又软嫩的触感,竟是跟着七皇子朝自己投来的热切眼神一起,混成了一股奇妙的悸动。

  那是一种属于初为人师,或是初为人兄,又或是他还不清楚那是什么的东西,就这样悄悄在他心底埋下了种子。


***

卡了好久的开头终于生出来了(跪地

大概都是卡在背景设定的部分,光是一个从小就是梅长苏的设定,人物关系就要全部重弄了,苏苏不愧是主角啊~


简单提一下

这个脑洞是来自阿乱太太的苏太傅x七皇子涂鸦

(没写错前后,阿乱太太是画苏靖的,不过她同意我写靖苏了XD)

主要是想吃吃看年下攻的靖苏是什么味道

后来就在我脑内发展成前面很多糖后面很多肉的故事了(欸


最后学小鱼太太也来出个阅读理解的问题:

梅长苏所说的第三个理由(可以住在祁王府里),其实才是最重要的理由,为什么?


评论(61)
热度(189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