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十二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靖苏】师与授2(年操AU)

*年龄操作设定,七皇子(五岁)X苏太傅(十七岁)

* OOC预警,私设如山故事里慢慢说

*五岁琰是能攻的!五岁琰表示年龄不是问题!

*长苏外表看似沉稳,其实内心住着调皮的林少帅


*

  萧景琰第一眼看见苏先生,心里头就想,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?

  那时的他还小,没有太多词汇可以描述初见梅长苏时的惊为天人,他只知道,母亲肯定是漂亮的,宫里很多小姐姐们也是漂亮的,但却没有一个会让他这样心跳如擂鼓,只见一眼便移不开眼。

  很多年后的靖王殿下想起此事,才知道,原来这就是世人所谓的「一见倾心」了。

  他的皇长兄虽然坐得近,却并未察觉他的异样,反倒是对面的苏先生举袖掩口咳了两声,也不知是掩藏了谁的心虚。

  梅长苏身上的药香闻起来让他感觉特别熟悉,那个味道令他想起母亲,他母亲捻捣着药草的手指总是沾着散不去的药味,但苏先生却是由内而外都漫着那股淡淡的香气,仿佛他生来体内就养着草药似的。


  「先生还好吗?莫不是受了风寒?」祁王说着便唤人进来给火盆添炭。

  「多谢殿下,苏某只是喉咙有点痒,不碍事的。」

  苏先生怕冷?

  细心的七皇子立刻将这条重要讯息牢记在他的小脑袋瓜里。

  梅长苏从火盆里挑了几块炭火放进手炉,又喝了口热茶,原本苍白的双颊这才有了一丝血色,配上温煦的微笑,竟比窗外枝头上的红花还要艳丽几分。

  「也差不多该用晚膳了,景琰,你先回房整理一下行李,等会儿收好再到前厅去。」祁王说完便让嬷嬷领着他回房,自己则是留下和梅长苏单独谈了些话。


  其实萧景琰惯常的日用品和衣物,前两天宸妃就已经差人送到了,他带来的小包袱里装的全是他心爱的宝物或玩具,像是太奶奶教他折的孔雀,祁王哥哥送他的木雕小狼,蒙大哥给他做的小弓,还有母亲亲手为他缝制的香囊,都被他小心翼翼地收进木盒里,摆到了床头枕边去。

  架上有许多书,大多是经典蒙学读本,还有一些入门的兵书。萧景琰从小便好武事,理由很单纯,他想成为保家卫国的将军,将来才能保护他所珍视的人们。

  譬如母亲,太奶奶,譬如宸妃娘娘和祁王哥哥。

  譬如,苏先生。


  对于浮上心头的那个名字,萧景琰没有半点迟疑。


*

  满腹经纶是一回事,开班授课又是另一回事,梅长苏为了此事着实苦恼了一阵。他努力回想自己五岁时究竟受过什么样的教育,然而绞尽脑汁却只能回想起母亲做的饭菜,那些家常朴实的人间美味,和眼前的这桌菜色倒是有几分相似。

  身旁的七皇子吃得津津有味,浑然不知微肉的脸颊上也沾了饭粒,配上一对浓眉和水亮的鹿眼,模样真是可爱又逗趣。

  「殿下,慢点吃,细嚼慢咽才不会伤胃。」梅长苏拈起饭粒就往自己嘴里去,还顺手拿了帕子替七皇子擦嘴,他记得以前母亲也会做这样的事,于是便没多想,也没意识到这动作的亲昵意味。


  「静嫔娘娘总说我太宠景琰,今日看来,也不只我一人如此。」祁王笑着说,「王妃特意亲自下厨烧了几道景琰爱吃的菜,连初次见面的苏先生也和七弟如此亲近,还真是让我有些吃味儿啊。」

  说完便和一旁的祁王妃相视而笑,连带着厅里一同用膳的众人都笑了起来。七皇子不懂大人们为何而笑,只觉得苏先生笑起来更生动好看,巴不得以后天天都能见他这样笑着。

  而梅长苏确实也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。这些年,他并不如外人所想的那样容易,毕竟撑起一个江湖帮派,对一介少年孤儿来说,还是太艰难了。于是当他卸下宗主的重担时,那些曾经遗落的玩心便又找了回来。


  住进祁王府的一个月后,某日下午,梅长苏和往常一样给七皇子说历史故事,说完口干便要泡茶来喝,拿出茶时突然嘴馋想配永芳斋的糕点,不巧黎纲被他派去处理盟务了,寄人篱下他又不好意思差祁王府的仆役去跑腿,想着自己好歹也算半个金陵人,不过就是去买个豆沙饼嘛,总不至于迷了路回不来。

  他回头时正好与七皇子四目相接,于是梅长苏便一手抓了钱袋,一手拎着萧景琰,悄悄从后门溜出去了。


  「苏先生,我们这是要上哪去啊?」

  「七殿下平日用功,苏某这是想带殿下去买买点心,作为奖励呢。」走到大街后梅长苏便牵着萧景琰的小手,沿途逛些玩具,书画之类的小店,最后终于循着记忆找到永芳斋时,也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,所幸点心还没全部卖完,至少梅长苏想吃的豆沙饼还没。

  「殿下想吃什么呢?」

  七皇子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糕点,口水都快垂到了地上:「景琰想吃......榛子酥!」

  梅长苏闻言似乎是顿了一下,但随即还是给他买了一小包的榛子酥。

  「殿下可别吃太多,等会儿还要用晚膳呢。」梅长苏虽然这么说,可他买的份量也没比萧景琰的少。

  「是的,先生!」七皇子笑得开怀,迫不及待地想先塞颗榛子酥尝尝滋味,却被梅长苏阻止:「路上风沙大,殿下还是回祁王府再吃吧。」虽然萧景琰肚子也饿得紧,但苏先生的话是绝对要听的,所以他还是吞了吞口水,把那颗榛子酥又包了回去。

  七皇子开心,自己也如愿买到了豆沙饼,若是回府后被人问起,就说是给小殿下买点心当奖励。梅长苏牵着萧景琰的小肉拳,心中颇为得意地笑着,一切都在自己的算计之中!


  但天有不测风云,明明两人上街时还是晴朗好天气,回程这会儿却已乌云密布,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  「唉,怎么就下起雨来了?」梅长苏赶紧抱起七皇子,把手上的豆沙饼塞入他怀里,「殿下可要护好咱俩的糕点,抓紧了!」

  两人自然都是没带伞的,幸好他们原本就在回祁王府的路上,眼看也没遮掩的地方可躲,索性就一路淋雨回去了。


  这一大一小两只落汤鸡可把祁王府守门的侍卫吓坏了,一群人呼喝着拿干布烧热水的,就怕他俩淋了雨吹了风要着凉生病。一个是金贵的小皇子,一个是祁王殿下跟前大红人,无论如何都是怠慢不得的。

  府里上下一阵手忙脚乱,就怕两位贵客身体有恙,但他俩裹着被子喝热茶时却是想着:幸好豆沙饼和榛子酥没淋湿呢!


***

关于古代蒙学都教些什么我知道的甚少(大概都在背三百千千吧?

所以有部分是以我自己当老师的经验下去写的w

其实才十七岁的梅长苏,与其说是当先生,比较像是跟景琰一起玩的大哥哥

也因为景琰真的很可爱,所以长苏疼他就像溺爱飞流那样(*'艸`*)(豫津表示这不公平!


下回两人就要一起洗澡了

大家觉得洗澡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

我才不会说我要开车咧,嘿嘿

评论(34)
热度(89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