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哀娜娜愛雙子台版新手上路
十六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靖苏】师与授4(年操AU)

*年龄操作设定,七皇子(五岁)x苏太傅(十七岁)

*OOC预警,私设如山故事里慢慢说

*小小年纪就学会夜袭(并没有),这孩子将来一定大有可为

 

  时序进入秋冬之际,体弱的梅长苏明显变得多病起来。风寒、时疾,现下京城哪个流行,梅长苏便是祁王府里第一个赶流行的。

  虽然府里长驻太医,小病症又没什么凶险,但梅长苏在这样的季节里,即便是围着火盆抱着手炉,也不免日日行针餐餐汤药,十天里有三日能离床便是万幸。

  向来尽忠职守的苏先生,便将那三日留与祁王商议朝务,其他日子则挑着状况好的时候,给七皇子说说故事。

 

  这日降了小雪,梅长苏难得在这种天气还能保持清醒,索性就窝在床里给七皇子讲了扇枕温衾的故事。虽说歇了几日身子略有好转,但毕竟还是吸了几口寒气,说没半盏茶的功夫便开始咳起来。

  「先生还是歇着吧,大夫说了您病还没好全,要尽量少说话的。」坐在床边的七皇子一脸焦急地劝着。

  「殿下放心,苏某这……咳、这不是病,就是喉咙有些痒……咳咳!」

  见梅长苏又开始咳嗽,七皇子赶紧端来热茶和帕子,并照着大夫的指示给先生拍背。小小的手掌似有魔力,拍了几下后梅长苏就不再「喉咙痒」了,他饮尽杯里的茶后递还给七皇子,赞赏般地摸了摸他的头。

  「多谢殿下照拂,苏某今日恐怕是无法说完这个故事了……还请殿下见谅。」

  「先生!」七皇子将小脸凑了过来,「景琰现在认得很多字了,换我来说故事给先生听!」

  梅长苏闻言先是愣了会,随后又发出欣慰的笑:「这样也好,就让为师看看你的长进吧。」

 

  原以为小殿下会接过他手里的书,没想到他却是钻入梅长苏怀里,坐在他盘起的腿上,小手指著书里的大字,一个接着一个念起来。萧景琰虽称不上是绝顶聪明,倒也还算勤勉用功,这书里的内容能念对个七七八八,偶尔遇上不熟悉的生难字也有梅长苏替他接上。

  屋外风雪依旧,寒气却似乎与他们无关,童稚的读书声暖得如同三月春阳,让梅长苏暂时忘却了那些朝堂争斗、世事纷扰。此刻他只是萧景琰的苏先生,再不是别的谁。

 

  晚膳时梅长苏看起来气色不错,席间和祁王多聊了会儿,嬷嬷瞧着该到了七皇子就寝时间,便先带他回房休息。

  可七皇子却一点倦意也没有,他满脑子想的都是白天先生给他讲的那个故事,想着先生手脚冰冷,夜里肯定难以入眠,他突然也觉得睡不着觉了。

  地上积雪不厚,但仍能反照出月光皎洁明亮,七皇子就着这些许微光,偷偷溜进梅长苏的房里,掀开棉被,钻进去准备给苏先生「暖床」。

  原本照他的计划呢,是要在被子暖好后、先生回房前,再悄悄溜回自己房间,既无人知晓,又能让先生好眠,这不就叫那什么……一石二鸟来着?七皇子一面在被里打滚,一面美滋滋地想着。

  可惜天不从人愿,「嗯……好香……」残留在枕衾间淡淡的药香味,被萧景琰的体温烘得逐渐浓郁了起来。本就困倦的他,此时一阵睡意袭来,他再无反抗之力,很快便阖上眼.呼噜呼噜地睡着了。

 

  当梅长苏掀开被子,发现七皇子一团小球似的缩在里头时,他愣了好一会儿。祁王府向来守卫严谨,他虽然派黎纲回廊州办些差事,四周墙外仍有江左盟的弟兄照看,当不该如此大意……

  但论起身分,小殿下毕竟是祁王府里的人,放他进房本来也没什么,就是不知床头用来防身的画不成会不会误伤他而已。梅长苏探过身打算将小弩放得深一些,却没料到会让熟睡的萧景琰突然惊醒过来。

  「先、先生!我……」七皇子像是做坏事被抓到的孩子一样慌张,不仅语无伦次,还差点要从床上滚下去,「我马上回去!」

  梅长苏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温柔一笑,轻轻将他按在床上,又将被角拉好,柔声道:「殿下若是此刻回房,那这好不容易暖好的被子,可又要冷了。」

  萧景琰的心思全被看透,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好。总之,先生应该是留他今晚一起睡了,没错吧?他握紧小手抓起被子盖过半颗头,又偷偷吸了一大口气。

 

  月光在放晴了的夜里分外清亮,梅长苏背对着床,解下狐领斗篷和外袍,那回眸时不经意的一笑,让柔和的月色也变得无比闪耀。七皇子被这样的先生迷得忘了要眨眼,小脸蛋儿红扑扑,胸口的悸动更是如雷般轰隆隆地响着。

  在七皇子以为自己的心就要跳出胸膛之际,只穿着单薄里衣的梅长苏终于躺进被里,不大的床让平躺的两人之间几乎毫无缝隙,萧景琰紧张得两眼直瞪床顶,感觉自己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小火球那样赤热。

  「殿下怎么了?睡不着?」梅长苏抬手贴在他额上,冰凉的触感慢慢扩散到全身,萧景琰这才终于冷却了那颗胡思乱想的小脑袋瓜,反而对自己的过份紧张有些莫名。他摇摇头并向苏先生道了晚安,不久后又再次沉沉睡去。

 

  翌日清晨,七皇子和平日一样醒得早,但还未及睁眼,他便发现自己竟是在昨夜不知何时,已被苏先生给紧紧抱在怀里,半点动弹不得。

  这可怎么办?若是没能赶在嬷嬷进房查看前回去,岂不是要闹得整个王府天下大乱了?

  眼看日头渐升,门外似乎也起了骚动,但梅长苏抱着七皇子这个小怀炉,却是暖得一点儿也不想醒过来。萧景琰悄悄唤了几声先生,那人都无动于衷,直到听见有人敲门……

 

  「苏先生?先生起了吗?」一串叩门声后接的是祁王殿下的问话。

  萧景琰完全看不出先生到底醒了没,只是见他还闭紧着眼回话:「殿下……找苏某有要事吗?」

  「也不是什么要紧事,就想问问看,景琰在你这儿吗?」

  此刻梅长苏才终于张开了眼睛,似乎有些惊讶地看着怀里的七皇子,七皇子也瞪大了眼和他四目对接。

  「在……小殿下在我这儿。」

  门外响起几声像是松了口气的叹息,只有祁王的语气还是一贯的淡定:「那就好,不打扰先生了,你们继续休息吧。」

 

  脚步声渐行渐远,直到廊下一片寂静,梅长苏才又换了个姿势把七皇子转到另一边抱着,慵懒的嗓音像是在撒娇一般,「殿下,再陪我睡一会儿吧……」

  萧景琰在心里默默想着,别说一会儿了,他真想每日都睡在先生臂弯里,一辈子做他专属的小怀炉。

 

***

写了一整个冬天终于写完了这回……

真想赶快进展到景琰青春期那段

(先生为什么会这样呢?快用身体教(ry

不过像这样小琰大苏的时期也是难得

得让他们多玩玩这个体型差才能做的事啊~

 


评论(20)
热度(134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