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十二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靖苏】春梦

*纯靖苏文,全世界都是他们的助攻小天使
*糖醋排骨,小心吃完会有碎骨头
*手指PLAY(头指=食指)
*强攻x强受什么的最美好了
*PWP、OOC,第一次写古风文就不上手



  人间四月,百花争妍,暖阳晒得整个京城都慵懒了起来。明君在上,百官各司其职,边境平和无事,大梁一片清明景象。
  养居殿里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,随着案边最后一本奏折被阖上,萧景琰抬头望向窗外,今夜适逢满月,皎洁的玉镜让他望着有些出神,以至于那一连串的水牛水牛,直至第五六声才传进他的耳里。




  已不再是乍暖还寒的月份,但苏宅的火盆还是未敢懈怠过,深怕一个不留意又让宗主的旧疾复发。
  然而该来的终究躲不过,梅长苏还是病了。并且还病得不轻,病得诡异,病得让晏大夫也不禁摇头叹气,病得叫蔺少阁主恨不能乘着信鸽,来个琅琊金陵一日还。
  黎纲甄平自认照护不周,致宗主病体有恙,双双长跪在廊外忏悔请罪,好不容易等到蔺晨走出来,两人都是万分焦急,「宗主他……!」
  不出琅琊山就能知天下事的少阁主岂会不知两人心思?不等他们把话问完,便甩了手中折扇道:「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,再说这病跟受寒什么的半点关系也扯不上,你们也别自责啦。」黎纲甄平虽是稍稍松了口气,但护主心切,下一秒又疾问此病可愈否?
  蔺晨皱了皱眉,眺着远方轻叹,「心病又岂是寻常药引可医?谁放的火就让谁去灭吧。」
  语毕还是给了他们一方药材明细,转身却是找飞流去了。




  「我就说嘛,春天发的病还能是什么呢?」
  「是他们都大惊小怪了,劳烦你跑这一趟。」话虽这么说,梅长苏却丝毫未露半分愧疚之意,「那么敢问神医,治我这病的药方,可得吗?」
  「得得得,」蔺晨一脸不愿,「您大爷可好,这都什么金枝玉叶来着,居然得劳动当今圣上为您治病啊!」
  梅长苏轻笑道:「还是你了解我。」




  萧景琰已从蔺晨所写的飞流传书中,大致得知梅长苏目前的病况,因此当他出现在苏宅时并无半分惊慌,反倒是嘴角有些藏不住的笑意。
  蔺晨一手汤药,一手瓷罐,一脸你知道该怎么做的表情交给萧景琰,指了个方向后转身便欲离去。
  大梁天子就这样悬着双手,皱着眉头,「这汤药……不会是加了什么?」
  门外那人却是头也不回的说:「哪需要什么春药,你就是他的情丝绕啊!」


  萧景琰走进内室时碰巧梅长苏咳了两声,似是对方才蔺大夫的医嘱做个回应。两炉烧得正旺的火盆将这春夜烘得极暖,暖得让梅长苏病态的雪肌都浮出了红晕。萧景琰将汤碗和瓷罐放下后,便坐到梅长苏的床缘,那瞳色与声线彷佛都燃着欲火。
  他想蔺晨那段话说得不对,梅长苏才是他的情丝绕。
  闻着,都让人心醉。


  「小殊……」他拾起鬓角一缕青丝,疼惜地吻着。
  「草民苏哲,参见陛下。」
  梅长苏不慌不忙,不闪不躲,十分淡定地给眼前的梁帝行了个礼。萧景琰早就猜到对方会有这样的反应,倒也不怎么放在心上,转身拿起了汤碗,舀起一小勺药汤,仔细地吹凉送上。
  「药苦……」
  梅长苏只沾了一口便推开,对于这碗被刻意多放几钱黄连的汤药,别过头去表示无声的抗议。
  突然一股湿热的触感,如蜻蜓点水般拂过他的嘴角。
  那人低声问:「还苦吗?」
  「许久不见,不想陛下也习得了这等风流情事。」
  萧景琰不应不答,不急不徐,给怀中的病人喂了第二口药。看着那因吞咽而上下滚动的喉结,突地有股想啃咬下去的冲动。
  他忍住了啃咬的冲动,却忍不住吻他。
  每喂一口,萧景琰就要吻他一次。吻到他皱起的眉再次恢复平顺,他才肯离开那瓣令他魂萦梦牵的唇。他的吻不甜不腻,竟是比京城那些流行的糕饼甜点都还解药味。从轻触唇角到舔吮齿舌,让人不觉上瘾。


  「小殊,」搅着碗里的瓷匙,集成最后一口汤药送至梅长苏嘴边,「你可知道蔺大夫给你开了什么药方吗?」
  他眉心又是一紧,「除了黄连还能有别的什么?」
  「飞流带了张纸条给我,上头写着:『长苏春懒,须得天子龙体阳气一补。』」
  「陛下意思是,」梅长苏半垂着眼,将身子倾向床缘那人的胸膛。
  「苏某该换另一张嘴吃药了?」

 

 

肉的部分:

(*´艸`*)

长微博



  梅长苏的形象是那么虚幻飘渺,彷佛随时都要从他的指尖散去一般,不由得将怀中之人攒得更紧些。
  「小殊……长苏……不管你是谁,都不要再离开我了……好吗?」
  「当然。」


  皎皎柔光探过窗棂,悄声无息地爬上一地散落的衣袍,爬上新伤交杂旧疤的背膀。梅长苏就着月光细数那些还渗着血的、或结了痂的痕迹,却不忍再看,深藏在这片厚实之下,被他刀刀凌迟至血肉模糊的赤子之心。想着那人是如何失而复得、得而复失,如何将饮下的水都涌成了泪,如何焚膏继晷地守着他们并肩看过的天地浩大……想着想着不禁莞尔,自己终究是欠他太多太多了。  
  梅长苏抬手舒指,顺着棱角分明的轮廓轻轻勾绘着。一个吻烙在眉间,轻得像是怕吻融了雪,怕吻醒了夜。

  他的主君。
  他的陛下。

  他的景琰。


  那人的低眉浅笑,犹如初见。






〈Happy End〉




如果想单纯吃糖吃肉,看到这边就可以了,少掉最末一段也不会影响阅读的喔!
警告:以下有碎骨头,小心食用。











  奈何想象却是远比现实更美更好。


  『过个三五年,我就回来看你。』


  月明星稀,不知何时灭了的烛火衬得白光更显凄清,雕台上小山似的堆着泪蜡,伏在几案上那人的眼角也堆着。一圈圈的泪渍晕散了卷末那个名字,隐约间似是那名字轻轻唤了声「景琰」,如惠风般轻暖。

  人间四月,春水东流,醒来后,竟不知是何人之梦。


〈True End〉

评论(16)
热度(162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