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十二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靖苏】梅花落2

*酸糖衣这话应该就差不多都发完了

*请相信我完全不想写正剧,只想让他们两人谈恋爱啪啪啪

 

  元佑七年迎来了多事之秋,先是太子妃诞下一名男婴,三日后又是梁帝驾崩,守满一月孝期后,在朝臣万民翘首期盼下,萧景琰终于正式登基。新帝在国丧期间不忘恪守礼制,将原已过劳的身子操得越发憔悴。

  萧景琰从太子变天子后依然每天忙,梅长苏看在眼里是既欣慰又愧疚,欣慰的是他没有忘却本心,愧疚的是他没有忘却恋心。

  即便守丧和国事再繁重,他仍能缝里插针地偷出些时间去林氏宗祠看他。有时仅是长跪一拜后便离去,有时则会提酒举杯,与祭台上一杯武夷茶无语对饮。

 

  历经冬去春来,梅长苏见他眼下乌青日渐加深,连静太后亲调的药补也仅能收杯水车薪之效,忍不住着急起来。若是放这人继续这样磨命下去,谅他底子再好,灯油也会有燃尽之日。

  昔日琅琊榜首江左梅郎,开始默默运转着满心腹的麒麟之才。这片山河得来不易,他可不想让景琰成为大梁史上最短命的皇帝。

 

 

  那日夜里,尽责的皇帝陛下,也是在养居殿里批折批过了子时。月正中天,皎如明镜,映他满腔思念如霜,洒了一地清光。萧景琰摊开一卷墨迹斑斑的绢帛,笔笔指画着卷末那个名字,战场浴血过的他,遍身刀创箭伤时也不曾喊声疼,却是让插在心口上的这三个字扎红了眼,霎时泪满衣襟。日夜煎熬再经此一番折腾,不消片刻,睡意便随泪潮涌来。

  梅长苏面对第一次托梦,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,他将拟好的剧本又排演了数回,这才下定决心般地阖了眼,伸手覆上萧景琰的宽额。

 

  他们做了一个满溢桃花香气的梦。

  甜甜的,暖暖的,尝着嗅着嘴角都会忍不住上扬的好梦。梦里有缱绻爱意,有缠绵欢情,有至诚誓语,有肌肤相亲的触感。

  只是那梦越是甜越是暖,醒后的苦涩与刺骨寒意也越剧。

 

  再睁开眼时,他看见萧景琰端坐在几案前,盯着自己的名字发楞出神,眼角和鼻头都有些微微发红。那人心中的酸涩似乎就这么隔着绢帛传了过来,与梅长苏心底窜出的绵绵甜意混为一块儿,在唇边勾成一抹难看的笑。

  他怎会不知萧景琰梦醒后怅然若失的苦?但对已经阴阳两隔的他们而言,此梦即是现实。

 

 

  最近朝臣们都发现皇上变了,但具体是哪些地方也说不上来。陛下刚毅耿直依旧,勤政爱民依旧,可每日早朝时那股云雨欲来的凝重气氛,似是被什么风给吹散了。朝臣们猜不出,高湛却看得透彻,要说是什么风嘛,瞧陛下这眉飞色舞的模样,自然是春风了。

  这后宫仅一后二妃,就算加上小皇子和庭生,确实也太孤寂了些,若陛下有心思要择些妃子,为皇室开枝散叶,那自然是值得欣喜之事。

  但高湛清楚得很,寻常人家的姑娘,生得再倾国倾城,也入不了这位陛下的眼。陛下重义天下皆知,却无几人知晓,他痴情更甚。

 

  怕是故人入梦来了吧……

  鬓发如雪的六宫总管,轻轻带上了寝殿的门,深怕惊扰了情人间的呢喃私语。

 

 

 

***

其实〈春梦〉里的那个梦是景琰和苏苏一起作的

所以才会两人的视角都兼有,只是我转换的地方写得不好(下跪

接下来终于可以开始写他们的夜夜笙歌了,开心!

下一回是靖王府苏宅密道PLAY,景琰要PLAY苏苏的密道了

 


评论
热度(93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