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十二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靖苏】梅花落3

*肉预警,密道PLAY、毛笔PLAY(咳

*情话琰上线

*陛下和先生都是情趣用语

 

  靖王府院内有一棵梨树,逢秋便会结出累累金黄果实。而在春季,它则会接续满园抽芽的梅枝,绽开一树带泪银花,在东风的吹拂下,与翩翩交舞的粉蝶,落到了萧景琰的手背上。

  他拈起娇嫩欲滴的花瓣,在指尖细细搓揉着,淡雅的梨花香引来四片如雪蝶翼停驻,随后又双双凌空而去,飞舞姿态带着无限春意。

  约摸是在想起某人的同一时间,耳边响起了清亮而熟悉的铃声。

 

  踏着铺了冷光的台阶往下,尽头便是梅长苏垂首安坐的身影,静得犹如一幅画。

  「陛下。」梅长苏见萧景琰进了密道,起身便要给他行礼,但随即被低沉的嗓音制止。「先生与我私下会面,不须多礼。」

  萧景琰在矮几另一端盘腿坐下,等梅长苏为他斟满白水,举杯一饮而尽。

 

  「陛下可还记得,当年先皇命您处理宗室减俸的事宜时,曾向哪两位贵人请求协助吗?」

  他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并不意外,立时回道:「纪王叔和言侯爷。」

  「择适者而用,是君主的首责。」梅长苏抿了一下杯缘,「绷紧的弦易断,过汲的井易枯,相信陛下如此圣明,一定能明白苏某的意思。」

 

  梅长苏又碎念了一会,什么陛下应该多信任臣属,决策一些大方向就好,不要连一些细节拟案都非自己亲力亲为不可。接着又列了一些六省各部官员名单,把近来朝政上较为繁琐的政务,给他们一个萝卜一个坑地安了进去。末了还要来个新朝初立,皇子尚幼,陛下千万要珍重龙体,莫叫静太后及柳皇后为他操心云云。

  萧景琰看着那人开开合合的唇瓣看得出神,他没想到林殊的表情挂在梅长苏的脸上会是这般有趣,不知不觉陷入了过去的回忆之中,直到眼前的人一声「陛下?」才将他拉了回来。

 

  「先生这是在担心朕吗?」他又给自己斟了满杯,仰首饮尽,试图掩饰方才出神被识破而赧红的脸。「小殊以前……也常这样念我呢,换了长苏你,这一时还有些不习惯。」

  意识到自身的失态,刚刚那抹红霞倒是从萧景琰脸上度了过来。他敛起神色,拢了拢肩上的青色狐裘,眉间蹙起一丝委屈,「苏某已不复当年,陛下莫要嫌弃了我这病躯。」

  「怎么会?」察觉自己说错了话,赶紧一个箭步给那只凝脂柔荑送上轻吻。「我的小殊,英姿勃发,而先生您……冰肌玉洁,也甚是可爱。」

  「对一个大男人说什么胡话呢。」梅长苏嘴上不领情,却也没将手收回,双眸波光流转着只有萧景琰能解读的千言万语。

 

  他像是得令般会心一笑,将梅长苏放倒在刚解下的狐裘中,为他宽了衣带,露出无暇美玉般的躯体。

  然而当梅长苏闭了眼,等着将至的君恩雨露时,却是等了半晌都没丝毫动静,他奇怪地睁了眼看,却见萧景琰从暗格里摸了几枝毛笔出来。

 

  「陛下这是……?」

  「先生此番建言甚好,」他拾起一枝玉管往浅碟里沾了些白水,「朕要批复准奏。」



肉的部分:

(๑´ㅂ`๑)

长微博



  翌日清晨,萧景琰醒来发现前颈被蚊子咬了几口,红得暧昧刺眼。

 

  而梅长苏则是镇日悬在养居殿里飘来惚去,见萧景琰沾墨批折时,就恨不能将那一枝枝毛笔拦腰折尽。



***

总觉得这文应该列个小标叫作:

苏先生这么撩,陛下知道吗?(欸

 

在下写肉最怕落俗套

又喜欢搞一些私心PLAY

不知道合不合大家的口味

斗胆想求个评论,作为我下次炖肉的动力,感激不尽_(:3」∠ )_

 

评论(35)
热度(254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