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十二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靖苏】梅花落4

*霸道陛下鬼宗主这题甚好,苏苏继续卖萌一百回

*肉渣预警,然而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写琰殊还是殊琰

*旧识亲友如相问,就说我在写肉文(。


  作鬼其实也挺好的,梅长苏突然有个感慨。

  当了十几年的资深药罐子,如今却能这样无病无痛,不畏寒也不咳血,真的挺好的。

  别的不提,就说这天气吧。往年在这种入秋时节,总免不了要大病一场,叫苏宅上下忙得,脸色堪比窗外西风更萧瑟。可如今,就是要他在雪堆里滚上三天三夜,也是再不可能会染上半点风寒了。

  再说,生前思虑不停,心血煎熬,那都是将他这截本就不长的蜡烛浇了油在烧的。而今没了必须算计的那些事,一片心海静如止水,原先属于林殊的性子也渐渐浮了上来。


  他挂在一棵开始转红的槭树枝头,几片掌型红叶被剑风吹落,衬着那人英姿飒爽的身形,一股真龙帝君的霸气自是不言可喻。

  萧景琰这晨起舞剑的习惯,在坐上至尊之位后也没一日间断过,尤其在春梦初醒后,更需藉此平复这满腔热血。梅长苏望着远山咳了一声,却不是因为冷。


  这天是小皇子的生辰,萧景琰以先皇丧期为由,只进行了规制内的惯礼。抓周自是不可免的,庭生盼着这日已盼了好久,一早就抱着心爱的小木弓进宫给父皇请安。萧景琰挨不过那双恳求的眼,便让他换了原本备着的那把,太后在一旁看了都忍不住要笑叹他父慈心软。

  那把弓并着其他笔墨纸砚,在绒毯上摆成一个圈,小皇子裹得像个糯米团子似的被围在圈中,眨着圆滚滚的大眼四处张望,突然就张开两只白嫩的小爪子,朝着屏风前一对羊脂玉瓶挥舞。

  围在外圈的宗亲们欢笑声此起彼落,交头接耳猜着小皇子是对屏风还是玉瓶感兴趣了?可正巧就伫在那儿的梅长苏心中却是默默擂起了鼓,左闪右躲后发现小皇子是真的死盯着他瞧,便赶紧飘到萧景琰身后藏了起来。

  都说未受世俗沾染的婴孩最具灵性,今日梅长苏总算亲身验证了。那双水灵鹿眼无暇率真,却彷佛能吸人魂魄似的,叫梅长苏忍不住暗想,景琰他儿子莫不是立志要抓鬼来着?


  失去目标的小皇子这才终于注意到环了自己一周的那些精巧玩意儿,立时三步并作两步地爬向庭生带来的小木弓,一把抓起就往嘴里塞,又舔又咬的简直爱不释口。

  皇后见状,赶紧上前纤指轻捻,将木弓从小皇子嘴里救出。一旁太后也是笑皱了眼尾,直道这皇孙跟皇帝小时候真是一个样。

  最乐的还是要算庭生了,小指勾起那团白嫩的小爪子,就说等他长大定要亲自教皇弟拉弓驾马,逗得在场宗亲们都笑得合不拢嘴。


  见危机解除,梅长苏才悄悄探出头来,斜仰着望向萧景琰沉静的笑脸。不知为何,他心中十分笃定两人都想到了同一件事。


  那日是林殊的十六岁生辰,他的兴趣广泛,于是生辰贺礼自然也多样,古籍字画琴瑟新茶刀枪马辔,满室堆得小山似的。可林殊最中意的,还是萧景琰送他的那张朱红铁弓。

  他一面擦拭着弓身一面调侃送礼人:「上回说你这把弓好,贺礼就送这了事,小爷我是这么好呼咙的吗?」

  萧景琰笑得灿烂,举觥向林殊敬了一杯酒:「林少帅若不满意,本王再赠你亲授骑射技巧如何?」

  这话可就说得林殊不服了,他也回敬萧景琰一杯,说是今年春猎定要与他一较高下,看看是谁有资格教谁。


  林家小殊生辰夜宴向来不讲规矩,但几杯黄汤下肚后毕露的浑话也是越发没了分寸,瞧着宵禁萧景琰也是回不了靖王府,林燮索性将两只醉酒的小毛兽赶回房里歇息。至于他们走时是否多摸了两坛酒,醉到让晋阳长公主扶回房睡的林燮也是无暇多管。


  两人半推半扶地沿路打闹着,进了房,门一闭,酒一放,林殊便将萧景琰扔进床里,自己也压了上去,双手胡乱解着彼此的腰带和亵裤。

  「景琰,来比吧!输的罚酒三杯!」

  「来啊!还怕你不成?」


只是肉渣:

・*・:≡( ε:)

长微博


  三杯酒罚完,他们都突然意识到,自己再也无法只将对方当兄弟看了。


***

唉真是何苦搞自己,琰殊这种简单粗暴的污真的不是我的画风(顶锅盖逃

下回应该是靖王亲授骑射技巧,至于骑什么射什么大家明白www


评论(5)
热度(90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