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十二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靖苏】梅花落5

*高糖、多肉预警,夫夫连手演绎骑射新解

*马上PLAY、野外PLAY、人前(?)PLAY

*就是要让吊带袜刷一下存在感

*战英想自挖双眼,望陛下成全(。

 

 

  三月春猎,正是万物繁衍之时,猎场一片密林都已长齐了新叶,叶隙将阳光筛得细如金沙,从窝里探出头来的一对野兔贪恋着和煦暖阳,似是没有将要成为祭品的警觉。

  然而若要说起明媚春光,众争妍百花再冶艳,也比不上大梁天子帐里怀中那枝清梅。

 

  萧景琰是刻意留着那双贴肤白袜的,它们和系在小腿的绑带间留有一截裸露,而他居然认为,那和两条光洁柔细的大腿会是同等诱人。他脑中浮现梅长苏被大红缎带紧紧捆束的画面,破碎里衣下嫩白的肌肤忽隐忽现,被绸缎勒出一条条凹陷。

  梅长苏并未查觉对方眼中即将点燃的烽火,还扭着身躯试图挣扎,往那深潭里投入更多星星火光。

 

  「陛下……这样、这样不妥……」梅长苏感觉下身凉飕飕的,对比游走其中的手指更是撩得发烫。虽心急如焚,却只能恨自己手短,构不到阶下那条躺着的亵裤。

 

  「苏先生认为有何不妥?」

 

  那你又认为哪里妥了!

 

  先不论这营账毫无隔音效果可言,帐外三三两两来来去去,又是禁军又是宗亲的,他萧景琰不要脸,可梅宗主还要啊!



肉的部分:

(其实我并不知道前面放的那些会不会被吞)

∑( ̄□ ̄;)

长微博


  他的羞涩全被萧景琰看进眼里,他将覆在他脸上的手指一根根扳开、一节节吮吻着,柔声道:「长苏,别怕。」

  梅长苏一愣,不单单是为萧景琰鲜少唤他长苏,也是为心中无名无状的恐惧,一如袒露在艳阳下的身躯,怎么藏也藏不住。

 

  是的,他怕。

 

  他怕景琰待他万般好,却终究只是一场会醒的梦。

  他怕景琰生了华发皱了眼角,他却永远停在逝去那年的模样。

  他怕渡了忘川桥、饮了孟婆汤,来世却再也寻不着他的身影。

 

  他怕、他真的好怕……

 

  萧景琰在他体内释放的同时,他的眼泪也无法遏止地宣泄而下。

  然而他的悲伤是那么寂静。风不再吹过林间,云不再飘移变幻,鸟也不再高声啼唱,天地静得彷佛只剩下他们两人交缠拥吻,紧扣十指,再难分彼此。

 

  「敬告天地、社稷、宗庙,」

  他阖上眼,仰天祝祷。

 

  「我,萧景琰,与梅长苏,在此结为连理。」

  他张开眼,与他凝视对望,用同样盈泪泛红的眼。

 

  「长苏与我,如同一人。」

  他们覆额抵唇,心口相连,脉搏也同了频率。

 

  「日月为证,生死不离。」

 

  他们从未说过爱。

  但有些事,即便不曾宣于口,却也早已盈满心头。

 

***

是说这回在大纲里只是「九安山北坡小径」几个字啊

怎么一写下去就破3k了我……_(:3 」∠ )_

 

苏苏哭哭那段真的不是刀,是糖啊!是高糖啊大家看出来了吗??

结尾HE我会把它变成高糖甜死你们的相信我!!如果我能写完(欸

 

最后谢谢有追文给我评论和红心蓝手的太太,你们是我炖肉的动力

祝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!苏苏生日快乐!

 

评论(8)
热度(177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