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十二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靖苏】梅花落9

*百粉点梗,感谢亲爱的 @君君_江湖淚雨十年等  点了这个有点重口的木马play

*肉预警,能写到我爱的对镜play超开心(*´∀`)♥

*小两口床头吵马上和(双关

 

  耿直的皇帝陛下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。这前夜还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恋人,今天怎么就气得连床都不给上了呢?

  「长苏……」萧景琰努力使尽最无辜、最讨好、最深情的语调来哄他,但那指尖才刚沾到梅长苏的肩头便被他冷漠地拍开,只留了一个俨如冰山绝壁的背影给他瞻仰。

  枝头红艳的花萼托着粉嫩的春意,含苞与盛开的杏花交杂,月光为透白薄瓣铺上一层金沙,温润了仍带着凉意的春夜。窗外梢上喜鹊欢快的啼叫声,如今听来却是十分刺耳。

 

  「你可是怨我把那幅画挂在……」一只绣了合欢鸳鸯的枕头飞来,把萧景琰打得话都没了下半句。

  「还是棋子塞太多弄痛你了?」冰山依旧没有消融的迹象,只有泛红的耳尖暗示着冰山变火山的可能性。

  「该不会是因为那日在演武场……」

  「萧景琰!你给我闭嘴!」

  梅长苏这下子是转过身来了,可他气到满脸胀红浑身发抖的模样,也把萧景琰吓得不知所措。

 

  「怎么好好的就哭了呢……」萧景琰急忙伸手抹去泪珠,心疼地亲吻他的手背。

  「陛下嫌苏某难侍候,大可去后宫临幸您温婉娇怜的妃嫔们,」梅长苏没有躲开,但眼神就是坚持拒绝和萧景琰对上。「反正陛下天天与我厮混,苏某的肚皮也没法给您生个一儿半女来!」

 

  嗯?

  怎么这话听着有点酸啊?

 

  「长苏⋯⋯」萧景琰小心翼翼地拉起他袖子一角,「你这是吃醋了吗?」

  被戳中心事的梅长苏脸红得简直要滴出血来,两眼死紧紧盯着床角垂落的纱幕不放。

  「别说你不能给我生孩子,我也不能给你生孩子啊,」萧景琰讨好似的揉着他冰冷的掌心,「咱们这就算扯平了好不好?」

 

  还有这种扯平法的?

  这头水牛的脸皮也真是越长越厚了!

 

  虽然梅长苏仍暗自腹诽,嘴角却不住上扬,这些小细节全被萧景琰收进眼底,见他态度有些软化,赶紧乘胜追击道:「夜秦前几日进贡了一匹极为罕见的骏马,我看这宫里也只有长苏你最能驯马,等会儿就带你去骑骑,可好?」

  从前便是爱马成痴的林殊彷佛再次活了过来,借着梅长苏那张清冷的脸庞,极轻缓却十分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
 

肉部分

─=≡Σ((( つ•̀ω•́)つ

长微博


***

上回小孩玩竹马,这回大人玩木马,盒盒盒盒盒

陛下耍流氓真的是越来越顺手了,苏苏也一直被各种开发

好想把我所有喜爱的play都用在靖苏上啊~~~(写肉永远写不够

 

中间曾经挣扎过要不要写伪双龙

后来想想还是等写到番外4P(三琰一苏)的时候再试试看好了w


评论(32)
热度(137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