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十二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靖苏】原来你是这样的先生(上)

*污否 @纯洁的飞行物  点的中空内内密道play梗

*PWP、OOC,只是短篇肉,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回写不完www

 

  晃摇的烛火离了一段距离,照不清他脸上的细节,萧景琰匆匆一瞥,感觉苏先生与往常并无两样,披着霁月清风的外皮,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,用无懈可击的礼节应对,开口闭口都是国家大事,十足十称职的谋士模样。

  然而他却不知道,此时的矮几之后,在他目光未能探及的半腰以下,梅长苏他……居然没有穿裤子!

 

  事情要从数日前开始说起。

  那是个充满暖阳与茶香的午后,江左盟从各地收集来的古籍在他面前堆成一座小山,正待他一本本翻阅确认、挑拣分类。

  「这本可作先前残本的对照,这本我有了,这本……嗯?」

  梅长苏接连翻了几页,越翻眼睛瞪得越大,感觉像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  那册子并不厚,伪装成了前朝野史的样子,内容却是不折不扣的小黄书。这要是写断袖的荤段子也就罢了,偏生又是个竹马长成君臣的题材,看得梅长苏要不脑补成什么都难。

 

  夜风微凉,梅长苏却是看出了一身燥热。稍早黎纲来收拾碗筷时,发现宗主竟难得地将晚膳吃得一点不剩,只在膝上盖了件小被居然也热出薄汗,不由得猜想那本令宗主爱不释手的小册子究竟是什么内容。随口问了一下,没想到他们家宗主红着脸支吾了半天也没解释个他能听懂的词汇,最后还是顶着满头问号退了出去,心里盘算着明日再请晏大夫过来诊诊脉。

  梅长苏再次沉浸于书本内容,浑然不觉时间流逝,转眼已月上中天,正是一日中最易诱发回忆侵扰的时刻。仔细想想,他的少年时期除了和景琰霓凰一同度过的那段无忧无虑,便是操练与战场征伐,梅岭一战后体力便大不如前,忙于江左盟崛起与翻案的谋划,竟就这样度过了无欲无求的二十九年。

  而如今,他还是在情 欲方面相当青涩的,处子之身。

 

  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拿那个逐渐胀大的器官怎么办才好,但只要脑中浮现和萧景琰相关的一切,那原先螫伏着的部位便雀跃了起来,手指也不由自主地,开始探索深处未知的秘境。

  不久后,他轻喘着呆望自己掌心的白 浊,明明该是满足的,为什么……总觉得就是少了些什么……

  当梅长苏意识到那股燥热的空虚真正渴求的东西之后,他便将碍事的亵裤留在床缘,踏下通往密道的阶梯,拉响铜铃,端坐在矮几后,静待萧景琰的到来。

 

  一开始他记得自己确实是和对方商议政务的,但不知是从何时开始,盘据在他脑海的文字们纷纷钻出缝来,散在周身像要蛊惑他,和自己的主君,在这幽暗的密道中,实行那册子里所载的,不可描述之事。

  萧景琰也察觉到了苏先生的异样,他发现他停下与喘息的频率增加不少,起先以为是说多了话,在这不甚透风的密道里有些呼吸不顺,后来却发现先生的脸上开始浮出不寻常的红晕,配上氤氲迷离的眼神,模样十分诱人。

 

  模样⋯⋯十分诱人⋯⋯

  !

 

  萧景琰为这突入脑海的想法吃了一惊,自己怎会对苏先生生出如此不敬的欲 念?他有些心虚地将目光移向桌缘的瓷杯,就在此时,那瓷杯突然砰地一声弹了起来,茶水随之溅洒桌面,萧景琰带着几乎是惊恐的眼神回望梅长苏,只见他一只小臂扶在几案上微颤不止,满额冷汗如雨下,沾了几缕碎发在鬓边,苍白薄唇被咬出胭脂般的血红,看得萧景琰再顾不得什么礼节规束,一手执起他冰冷的细腕,一手扶着后腰将他搂在怀里。

  「先生!先生你没事吧?」

  萧景琰万万没想到,他不扶还好,这一碰,梅长苏的身体便像是开了什么闸门似的,下腹乱窜的暖流全都寻着那处出口奔涌而出,前袍晕污了一片,梅长苏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动了几下,之后便像抽了骨似的软倒在萧景琰怀中。

 

  !

  靖王殿下再耿直也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雏儿,左手下探时摸到的也不是预期中布料的触感,而是比绸缎更细致滑嫩、此刻还带了些湿意的裸 肤。

  还沉浸在高 潮余韵的梅长苏缓缓睁开眼,对上的便是萧景琰深锁的眉头。

  「莫非先生……」他满脸的不可置信,「和本王密会时,都像这样、像这样……」不穿裤子的吗?下半句太过难以启齿,只能默默在心中补完这个疑问。

 

  这句话如同一道惊雷般将梅长苏彻底震醒,同时他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存于脑中或梦里的想象,而是真实发生在这深夜的密道里,在他奉为主君的挚友面前,他居然、居然如此失态!

  「殿、殿下误会了……苏某只是……」只是?只是什么?有着麒麟之才的梅长苏,此时却是肠思枯竭也挤不出半句合理的说词。

  「只是什么?」萧景琰举起沾满黏液的手,在他面前晃了晃,「先生倒是说说,本王还能怎么误会?」

 

  腥膻的气味盈绕周身,浊液如蛛丝般挂在他微张的指缝间,那画面太过淫 靡,梅长苏深怕下 体又起了反应,索性闭眼不看、闭口不答,彻底回避萧景琰的一切提问。

  萧景琰见他又扳起脸孔,回到那副寻常的清高姿态,便忍不住想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,撕开梅长苏层层伪装的假面具。

 

***

觉得欠债欠了太久所以先来发一段

请别怪我为什么卡肉,我还在想这回如果不外连会不会被吞呢XDDD


评论(50)
热度(171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