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十二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靖苏看琅琊 6】茶楼上的密会



风起时,叹赤血长殷红颜旧

又一年,看琅琊榜首梅郎归

不经意,已是三百六十五日。

凭谁问,病骨一身孤冢湮灭江湖名?

终难忘,白衣银甲临危赴难赤焰魂。

若爱他,望深爱。

时日不可磨,岁月不可摧。

每天一集琅琊榜,靖苏吐槽琅琊榜 活动进行中,详情见活动宣


第六集

不管这集演了什么

我看到的都只有靖苏

想到的都只有污污的脑洞

别打我(つд⊂)


前文链接指路:【第一集】 【第二集1】 【第二集2】  【第三集】  【第四集】 【第五集】


  这个季节的雨总是来得急走得也快。

  无所谓,只要能掩人耳目,即便那片乌云只是停留片刻,也足矣。





是因为等不及了,是吗?」

  梅长苏瞇起细长的双眼,尾角带了桃花,笑中意欲不言而明。

  萧景琰并没有正面回应他的问题,而是望向屋外绵绵细雨,板起面孔、故作镇定地说:






  这对堂堂江左盟宗主来说确实不难,不论是先前或是从今而后,他们的私下会面,都需要这样瞒人耳目的小手段才行。

  毕竟,殿下的「特殊兴趣」,可不只是不能公诸于世而已,就连让江左盟的弟兄们知道了,那都是……

  梅长苏想起了上次靖王殿下在他身上作画的事情,不禁悄悄拉起衣袖遮掩红霞。但很快就被萧景琰发现了他的异状,那双鹿眼瞪得比平时大了几分,语调也是明显带着微微怒气:「先生可是有什么话想说?」




  是了,若非欲火难熄,景琰怎会才隔一日便又召他私会?这会儿脖颈上的红点都还来不及消退呢,转眼又要再添上几个新的。

  幸好世人皆知梅长苏体虚畏寒,还能拿条布巾遮掩,否则这要是给人看去了,他梅宗主可就没脸在江湖上混了。





  梅长苏仍是维持着表面上的淡定矜持,对于这样的苏先生,萧景琰不但理解,也是心悦多时。

  毕竟,世人眼中如新雪般清高冰洁的梅长苏,也只有在他的床上、他的身下,在他的挑逗和抚弄时会露出不为人知的那一面……

  萧景琰想起在先生穴里插笔的那一回,在胡乱的淫言秽语里夹杂了几句「喜欢」和「景琰」,让他觉得特别可爱,便又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  「恐怕心中有火的,也不只是景琰而已。」




  「我的意思是,上次密会时,景琰在床上的表现,




欲罢不能?」

  梅长苏像被戳中了心事,但又不能直截了当地承认。





  他有些欲盖弥彰地,缓步走向矮几,盘腿坐了下来,给两人杯里注满茶水。




那么,先生以为,景琰对你,是抱持着什么样的想法呢?」

  这并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,萧景琰就在他的对面坐下,距离虽近,他却看不透对方心中所想。

  梅长苏叹了口气:




  萧景琰等的就是这句话。

  「既然先生要我明说,那我就直说了。」他举杯抿了一下茶水润喉,又接着说:「景琰对先生十分喜爱,眷恋难忘,




还望先生能将身心托付于我,让景琰能不分昼夜、不限场合,




三日至少一次,考虑先生身体状况,一夜以三次为限。




  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,梅长苏才又开口。






苏某的嘴很紧,不会泄漏秘密的。」

  提到「秘密」一事,萧景琰有些难掩兴奋,面色却又不禁凝重起来。





  他从袖里拿出一包东西在桌上摊开,里头是各式新奇的「道具」,粗细各异,形状奇特,有些还有绒毛或突起。

  「但若是先生不愿尝试,我们今日就……」





  萧景琰莞尔一笑,起身领着梅长苏走入早已订好的厢房。




「那就请先生,随我来罢。」


下一期: @念了个水呦喂 


评论(39)
热度(138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