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十二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靖苏看琅琊 20】梅长苏的生辰贺礼

风起时,叹赤血长殷红颜旧

又一年,看琅琊榜首梅郎归

不经意,已是三百六十五日。

凭谁问,病骨一身孤冢湮灭江湖名?

终难忘,白衣银甲临危赴难赤焰魂。

若爱他,望深爱。

时日不可磨,岁月不可摧。

每天一集琅琊榜 】【招募及预告

又一年,看琅琊榜首梅郎归【活动链接汇总】


第二十集

*景琰没出场还是硬要写靖苏

*全世界都是他们的助攻

*谢谢各位太太们的友情赞助(?)

 

 

  今天是梅长苏的生辰。

  既是「梅长苏」的生辰,自然不会和林殊同一日,为了对外有个说法,选的是他拔毒后,作为「梅长苏」诞生的那一日。

  他还记得十年前的那一日,醒来时便望见窗外云雾缭绕、美景如诗如画,传入耳畔的鸟鸣声清脆明亮、悦耳动听,还有微风徐来,吹动他披肩散地的长发。

  然而此刻的他,满脑子却全是萧景琰的身影。




  一早,苏宅便热热闹闹地忙碌了起来。吉婶天还没亮就窝进了厨房,黎纲和甄平忙着收礼和接待宾客,飞流来来回回摘了许多新鲜花材到处见缝就插,谢弼也带了些机灵的人手过来帮忙。




  梅长苏在江湖上虽颇有盛名,但金陵不比廊州,行事上还是以低调为佳,故而并未广发请帖,仅是在自宅宴请三五好友。

  想起林家小殊当年生辰那个排场啊,蒙挚不禁有些感慨:「这三十岁也算是个整寿,你就邀我们这几个人,不会太冷清了些吗?」

  「蒙大哥还嫌不够热闹啊?你去看看后面厢房收礼的那座山,真要全都邀来了,我这小宅子哪能容得下这么多人呢?」梅长苏又笑了笑,说:「再说了,朋友不在多,有你们几个在,便足矣。」




  蒙挚听了颇为感动,想回些什么却又觉得自己口拙,便借故要去后面厢房看看贺礼,却正好碰到正在协助清点的萧景睿和言豫津。

  「蒙大统领!你来得正好,快过来看看这个!」他拿起一个精致小巧的绛色瓷瓶,笑得十分诡异:「这玩意儿可不简单啊!香气高雅,入体则化,仅需微量便足以滋润,助兴又不伤身,最重要的是,这是南风馆的限量品哪!千金都未必可得,我也是第一次……」他话还没说完便被萧景睿摀上了嘴,一脸蒙逼的蒙大统领还想追问个详细,却只能问到送礼者署名一个「遥」字,再多的,萧景睿是说什么也不让言豫津透露了。




  蒙挚虽有些好奇,却隐约觉得这事不可深究下去,晃着晃着又看到了另一份署名「鱼」和「夏」的贺礼,里头却是一块刻着「麒麟送子」的长命锁,他觉得有些奇怪,未曾听闻苏先生有孕,怎会有人送这种礼物呢?又,送礼者莫不是将「麒麟才子」误刻成了「麒麟送子」吧?

  慢着,「苏先生有孕」是怎么回事?我一定是累了……对不起啊小殊!

  接着一个踉跄,蒙挚不小心撞掉了某个黛色镶金线的宝盒,里头掉出几本小册子,但他还来不及细看上头的字,便被一旁的霓凰郡主捡了起来。

  「这些书虽然实用又有趣,但建议蒙大统领还是不要看比较好。」夏冬在她身后补充着。

  蒙挚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们偷偷翻了几页后,放回署名「七」的盒子里,有说有笑地走出了厢房。

  他突然能够理解,被完全蒙在鼓里的靖王殿下,内心是什么滋味了。




  晚宴正式开始,几轮觥筹交错后大家开始闲话家常,但眼尖的甄平发现,这座上的宗主脸色似乎是越来越难看,挟了几口菜后便不再动筷了,模样与其说是身体有恙,倒更像是心中有火。




  就当他想找黎纲商量这事儿的时候,宫羽摆了琴出来说要给宗主祝寿,演奏的却是那首「凤求凰」!




  梅长苏的脸色越发难看了,他回身望着隔壁靖王府的方向。然后甄平突然就明白了,宗主这是在埋怨他的「凤」怎么还没出现呢!

  乐音渐歇,从另一头传来的铜铃声也慢慢清晰起来。

  『是景琰!』




  他看了一眼掩袖偷笑的宫羽,随即又回复正常。

  「这该不会,是你们刻意连手设计的吧?」

  「请宗主相信,宫羽决不是以琴声为暗号,给靖王殿下通风报信。」





  于是,梅长苏就在众人一片了然的目光中走回内室,开了暗门进了密道,去迎接他最为期待的生辰贺礼了。

 

  「我们就这么散了吗?」言豫津虽然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一点也不想就此打道回府,好戏明明才正要开始!

  「不知道苏先生有没有记得带上几个贺礼,兴许用得上呢?」

  「这传闻中靖苏私会的密道是蒙大统领监制的吧?大统领是否愿意给大伙指个路呢?」

  蒙了大半天,好不容易终于有个自己可以回答的问题了,蒙挚想也不想便一口应了下来。




  蒙大统领可真是难得地说对了话。


下一期: @尹小姐很忙呢 


评论(22)
热度(114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