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哀娜娜愛雙子台版新手上路
十六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天陆】成为流星

*双子生日快乐,给他们一把切蛋糕用的刀

*含有部分RC剧情,求官方爸爸不打脸

*本文是双子亲情→爱情向,怕雷慎入

*OOC我的锅,其他九条天你的锅





愿望是,挂在七夕竹枝上的纸片;

愿望是,插在生日蛋糕上的蜡烛。

 

对那孩子来说,愿望是……

成为划过天际的流星。



1.

 

  「陆……陆……!」

  那年除夕的雪特别大,迎来暖春前的冬夜长得彷佛没有尽头,就连平时听来刺耳的警鸣声,也被漫天风雪掩盖,归于寂静。

  至少是传不进天的耳里。

  此刻他的世界只剩下病床上那个红发孩子的喘息声,伴着一团一团白雾,在氧气罩里喧腾着。

 

  他差点就要失去他最重要的弟弟了,因为他的心软。

  明知道那孩子的身体碰不得雪,却还是禁不住陆的要求,瞒着父母偷偷带他出去堆了两个小雪人。结果才进屋没多久,陆就一直高烧不止,他在半昏迷半清醒间痛苦挣扎的模样,如烧铁般狠狠烙在天的心上。

  医院里铺天盖地的白,冰冷的、令人窒息的压迫感,和雪地并无二致。从这天起,成了他们生命中的日常风景。

  也是从这天起,天学会了向陆说不。

 

  「不可以喔,陆。」

  不可以跑跳,不可以外出吹风,不可以吃巧克力,不可以抱娃娃。经过反复练习后,心软或是心疼什么的情感,自然也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虽然天念绘本给陆听的时候,他总是会露出满足的笑容,但天也曾看过,陆望着窗外时,那个不该属于六岁孩子的表情。

 

  「天哥,我们堆的雪人,还在吗?」他突然说。

  「我想一定还在的,对吧?因为那是天哥和陆的雪人啊。」

  「嗯,还在喔。」天跳下病床,把绘本递给陆。「我去把他们带过来。」

  没多久,窗边就冒出两个小小的雪人,用树枝做的手牵着彼此,另一手则是高举着,像是在跟陆挥手的模样。

 

  「左边的是天哥,右边的是陆!」

  「陆真是了不起,一眼就看出来了。」

  「因为,天哥的雪人也跟天哥一样,笑得很温柔啊!」

  那个孩子露出了天熟悉的灿烂笑容,虽然他知道,陆只是在逞强,为了不让他跟父母担心。看着这样的弟弟,天反而更难受了。

 

  「天哥……?」

  「我没事的喔,陆。」

  「天哥是因为没看到魔幻音乐祭,所以觉得难过吗?」

  「陆是在说你自己吧?你明明是最期待的人了。」

  「嘻嘻,被发现了,天哥果然最了解陆啦!」

 

  「……我来唱给陆听吧。」

  「咦?」

  「陆想听什么歌,想看什么舞蹈,我会全部学起来,表演给陆看的。」

 

  只要能看见陆真心的笑,他什么事情都愿意做,什么事情都做得到。



2.

 

  因为经常进出医院,陆几乎很少到学校上课,但在进入小学这三年来,天放学后都会到医院写作业,和陆聊聊学校发生什么事。那个孩子总是兴致高昂地听着,眼里像是闪着星星。

  「天哥好厉害啊!和全班一起合唱感觉很有趣呢,我也想要跟大家一起唱歌!」

  「不可以喔,唱歌对陆的身体来说负担太大了。」

  天一边摸着陆的头,一边唱起合唱比赛的指定曲。温柔的歌声如暖流般包围着陆,他想象着天哥站在舞台的正中央,和同学们一起唱歌的场景,然后他也站在合唱台的一角……

 

  「好了,陆先看书吧,我来写作业了。」

  「咦--?天哥再唱一次嘛!安可安可!」

  「哪有人合唱比赛在喊安可的?陆看书吧,我今天带了两本新书喔。」

  「天哥唱嘛!不是还有自选曲吗?我想听天哥唱!」陆开始拉天的袖子。

  「不行,今天要写作文呢,写完了再唱给你听。」

  「作文?」

  「嗯,题目是『我的志愿』喔。」天拿出稿纸和铅笔。

  「『我的志愿』啊?天哥的志愿是什么呢?」

  「那陆觉得我以后做什么工作比较适合呢?」

  「嗯……虽然我觉得天哥这么厉害,一定做什么都没问题的!可是真要说起来的话……」陆的眼睛又开始闪闪发光,「天哥果然还是最适合当偶像了!」

  「偶像吗……?好。」捕捉着脑中乍现的灵感,天一边哼歌一边写下句子,一旁的陆不时探过头来看他写了什么。

 

  「陆呢?」天把靠得太近的弟弟戳回病床上,「陆的志愿是什么?」

  「我?」陆鼓起被戳红的脸颊思考,天趁着机会又写下几行字,一时间病房里安静得只剩下他疾笔振书的沙沙声。

 

  白色窗帘被风吹开,露出如丝绒般漆黑的天空。今晚是无月的星夜。

  「天哥,我在想……」陆赤色的眼眸突然变得沉静,「我在想,如果可以变成流星就好了呢。」

  「……流星?」

  「因为啊,流星不是会帮大家实现愿望吗?我也想要帮爸爸妈妈、帮天哥实现愿望!」

  「啊、还有,我也希望身体赶快好起来,可以跟天哥永远在一起!」

  「陆,志愿跟心愿是不一样的东西喔。」

  「咦咦……不行吗……?」

  「不是不行,但是,陆没有必要成为流星,」天话语中的温柔似乎多加了什么,「因为陆的所有愿望,我都会帮你实现的。」

 

  所以陆只要一直留在天上就好。



3.

 

  小学毕业前的最后一个情人节,班上的女孩子都兴奋不已,天在这个节日不意外地收获了一座巧克力山,他正烦恼该如何回礼的时候,被一个羞怯的声音叫住了。

 

  「七濑……天同学?」

  她是坐在陆隔壁的女孩子,虽然陆来上学的时间不多,但教室里还是有为他保留的座位。

  「情人节快乐,这个是给七濑同学的,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。」交给天后,她又拿出另外一个不同包装的巧克力,「还有这个……能麻烦你帮我交给陆同学吗?」

  『「陆」?』天莫名地有种被针刺的感觉。

  「我会交给他的,谢谢你。」

 

  他知道对女孩子的情人节巧克力而言,义理和本命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,他的巧克力山里也有几个是手工制作的心型巧克力。

  她给陆的也是。

 

  平常放学后,天总是用最快的速度到医院陪陆,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双脚像是上了枷锁一般令他寸步难行,陌生又浓烈的情感在心中不断滋长,胸口就快被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天第一次发现,爱与嫉妒是同等丑恶的情感。

 

  「天哥!你今天好慢啊,又把巧克力偷偷藏起来了吗?」

  「陆真的长大懂事了呢,知道我是不会分给你的。」

  「天哥今年收到了几个?20个?30个?」

  「48个喔。」

  「哇!破纪录啦!真不愧是天哥!」陆一脸兴奋期待,「那……有给我的吗?」

  「没有。」天转过身放下书包,「不过陆想要巧克力的话,我可以给你喔,但你还是不能吃就是了。」

  「咦--?天哥好小气啊!今天明明是情人节的嘛!」

  陆也故意别过头假装闹脾气,他以为接下来天哥会跟平常一样回他「不要任性了」之类的话,没想到他却是背对着自己,一句话也没说。

  「天哥?」陆有些紧张的看着天的背影。

  「有流星。」

  「什么?在哪在哪?」

  「陆来不及啰。」天对着趴到他背上的弟弟回眸一笑。

  「呜……那天哥有许愿吗?」

  「姑且是许了一个不会实现的愿望呢。」

  「是什么啊?」

  「不会告诉陆的。」

  「啊!天哥小气鬼!」

 

  七濑天想着,就算流星无法实现他的愿望,只要每年的情人节都能跟陆一起过就好了。



4.

 

  为了不要让流星坠落,天牺牲自己全部的时间来陪伴陆。不管是唱歌或跳舞、蛋包饭或加了蜂蜜的热牛奶,只要是陆的愿望,没有他实现不了的。

  直到他们十三岁的时候,家中经营的店遭遇了财务困难,有一个自称九条的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  天比父母还要冷静。作为对方提出交换的筹码,他觉得自己有那个价值,可以换到陆健康的身体、安稳的生活,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。

  毕竟让陆幸福,就是他最大的幸福。即使无法继续实现他的愿望。

 

  「这件事情,请不要告诉陆,就让他觉得是我抛弃了家人吧。」

  从出生后的十三年一直都在一起的两个人,从未想过会有分开的一天。他知道陆会很痛苦,但与其让他抱着罪恶感而活,对那个抛弃家人的家伙怀着恨意,会比较轻松一点。

 

  成为了九条天之后,他这么想着。

 

〈The End〉

 




***

在写这篇文中后段的时候,刚好看到官方三周年海报

陆在感言里说要成为北极星

当下真的是感动到一秒哭,陆宝长大了长大了

与其奋力燃烧自己最终消散

他选择稳定而恒久的发光方式

 

虽然这篇主要是以天的视角写的

不过爱情向的部分他们不是单箭头喔

陆可是很期待能跟哥哥一起过情人节的呢

所以天离开的时候,陆有种被分手的感觉……

果然还是不能原谅九条天啊(虐天是我写这篇的初衷

 

但我还是很爱他们的

希望官方继续发双子玻璃糖

满口血我也会全部吃完的,谢谢

 

评论(2)
热度(59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