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灣家的靖蘇坑底生物
哀娜娜愛雙子台版新手上路
十六個孩子(BJD)的媽

【天陸】誘 拐約會

*感謝和泉KMR太太點梗,詳細後記再解釋

*這是一篇陸到最後才出現的天陸文,兩人雙向單戀中

*沒有R18!真的沒有R18!

*OOC我的鍋,其他九条天你的鍋


  『這是怎麼回事?』

  九条天很想問出口,但以目前的狀況來說,他無法說話。

  更精確一點地描述,是他嘴裡被塞了布團、雙眼被矇住、雙手被反綁、雙腳分別被綁在他正坐著的椅子前腳上。

  『我被綁架了?』

  對於向來力求完美的他來說,這是絕對不允許出現的狀況,無論是專業偶像意識、時間和健康管理,或是與歌迷之間的距離掌握等,絕對沒有人可以比九条天做得更好,他有這個自信。

  然而現實是,仍舊有瘋狂粉絲綁架他,而且,他成功了。

  視力被剝奪對他辨識所處環境很不利,以體感溫度而言應該是在舒適有空調的房間內,四周很安靜,可見隔音效果不錯,也不排除是被綁到荒郊野外杳無人煙的地方。


  「醒了嗎?」一個明顯經過變聲處理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  九条天嚇了一跳,因為直到對方開口,他才發現這名綁架犯在離自己並不遠的地方。

  而兩人中間是一段過分漫長的沉默。天無法回應,並且他有一種感覺,對方似乎在斟酌著該說什麼,以至於話語像是刪了又打、打了又刪的文字一般,遲遲沒有發送出去。

  「……我們不會傷害你,也請你不要做出衝動的事情,希望你能記住這點。」

  「我們」嗎?看來他是有同夥的。從對方自信的口吻看來,還是個硬拚也絕對別想打贏的人數。

  預謀犯罪綁架當紅偶像……這都是些什麼喪心病狂的人?他幾乎是一秒就放棄趁亂脫逃的計劃了,現在最重要的問題不是盡速逃離,而是如何安全回到他的住所。那麼首先,就必須先搞清楚他們想要什麼。


  他想到四種可能性。

  雖然不覺得對方是為錢財綁架自己,不過多虧這些年的累積,贖金什麼的就算沒有事務所協助,應該也還拿得出手。再不夠,也還有樂跟龍的積蓄。

  若是瘋狂粉絲,只要自己答應對方提出的要求,先不管會是交往還是結婚那種條件,總之只要答應了,應該也不會傷害自己才對。


  另外兩個就不是這麼輕鬆可以解決的問題了。

  如果是將TRIGGER視為眼中釘的競爭對手,他們甚至不用在他臉上畫上一刀,只要拍張不雅照上傳網路,九条天的偶像生涯就差不多結束了。

  而最糟的情況,就是他們對自己的身體有什麼非分之想……


  九条天不禁打了個冷顫。


  他曾聽說人在死前會出現人生跑馬燈之類的東西,然而此刻不知為何,他腦袋裡全是他可愛的雙胞胎弟弟--七瀨陸。

  他想著,如果陸知道自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會不會急得哭著衝過來救他?

  那樣狼狽的模樣,九条天無論如何都不希望被陸看見……

  已經被弄髒的身體,是不是還有資格可以抱陸呢……?

  他想了很多很多,從小時候躲在洗衣籃裡的陸,一直到IDOLiSH7演唱會時在舞台上閃閃發亮的陸。然後九条天才突然驚覺,如果自己下一刻就要死了,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是什麼。


  「你口渴了吧?等會給你喝點東西,但請別做多餘的事情,」對方補了一句,「否則我們無法保證你的人身安全。」

  有個身材應該相當高大的人靠近他,接著動作輕柔地拿下九条天口中的布團,將一杯插了吸管的蘋果汁遞到他嘴邊。「喝吧,還有想吃什麼也可以說說看。」那個聲音似乎是釋出善意。

  「我不餓,」九条天的喉頭滾動著,「我保證不會大叫,可以不要塞住我的嘴巴嗎?」

  他聽到「他們」似乎正在低聲交談,雖然距離不算遠,但也無法聽清楚談話的內容,他猜想應該是對於是否繼續塞布團這件事,成員的意見出現了分歧。

  正當他喝完最後一口蘋果汁的時候,九条天聽到了他們的結論。


  「如果你從蛋包飯和甜甜圈當中選一個吃,我們就答應你的要求。」


  這個狀況有點超乎九条天的預期。

  從空腹程度推測現在應該是早上六七點左右,綁匪們給他餵了一頓包含沙拉、蛋包飯、味噌湯、甜甜圈和布丁的豐盛早餐。而且那個布丁,九条天非常確信在哪邊吃過。

  「夠了,別餵太多,等等他們午餐吃不下。」那個聲音莫名冒出這麼一句。

  有人用柔軟的手帕給他擦了嘴,又給他喝了一小杯同樣附了吸管的白開水,感覺跟剛剛那個餵食的不是同一人,因為他的手顫抖得很厲害。


  「等會我們會給你鬆綁,並做一些事情,同樣希望你可以保持冷靜不要掙扎。」他的補充令九条天感到不安:「如果可以,我們並不想來硬的。」

  「一些事情」是什麼事情?原本吃飽後有稍稍安心的天又忍不住緊皺眉頭,對方似乎認為自己會強力反抗,所以提前警告他--這聽來真的不太妙。

  除了矇住眼睛的布之外,其他綁住的部位都被鬆開了,但九条天才剛想確認自己的手腕有沒有勒痕,馬上就被從兩側抓著手臂,強迫拉他站起身來。


  他的不安逐漸擴大。

  第三人從上方開始,一顆一顆解開他睡衣的鈕扣,並在另外兩人的協助下順利脫去他的上衣。九条天覺得自己的表面肌膚起了一大片雞皮疙瘩,但肯定不是因為空調太強。


  接著他們脫下了他的褲子。

  「等……你們到底……」九条天有些壓抑不住自己的慌張。

  「請你冷靜,我剛剛說過,我們並不想來硬的。」

  在這種近乎全裸的情況下實在很難讓人冷靜,唯一慶幸的大概是身上還有最後一件底褲沒被脫掉。九条天面對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,也只能苦中作樂地自嘲一下:還好昨晚睡覺時有穿上內褲,他有時候不穿的。

  在他前方有兩個不同的聲音似乎在小聲地爭辯著什麼,他聽不太清,中間還夾雜了一些衣物摩擦的聲音。

  終究還是要來的嗎?九条天絕望地想。

  或許……把對方想成是陸,可能……可能會比較好受一點吧?


  情況再一次超乎了九条天的預期。

  他們正在幫自己穿衣服,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款式,不過從肌膚的觸感來看,材質都相當不錯。這樣的發展實在令人匪夷所思,難道這群綁匪有角色扮演或著衣play的癖好嗎?


  「時間差不多了,送他過去吧。」這是他聽到那個聲音,所說的最後一句話。


  「啊!真的是天哥!」七瀨陸如陽光般充滿朝氣的笑容,讓九条天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

  「……陸!?」

  他連忙捏捏自己的臉頰,不是夢?可是……這是怎麼回事?

  「可以跟天哥一起約會,簡直像作夢一樣呢!」陸拉著天的手,開心地自己轉了個圈圈。


  九条天覺得今天早上才真的作了一場惡夢!


  「陸……你能告訴我,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
  「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耶……只是上週大家聚在客廳聊天的時候,他們問我這次休假有沒有想做的事情,我就回他們,想跟天哥一起約會啊!」

  「那個『大家』是指……?」九条天回想剛剛發生的事,似乎一切都能有個完美的解釋了。

  「啊、我那時候只是隨口說說的啦!結果今天早上一織跟我說『七瀨桑的願望會實現喔』,沒想到是真的!一織就像聖誕老公公一樣呢!」

  「和泉一織做了什麼!?」

  「天哥吃醋了嗎?」陸抱住天撒嬌著,「雖然一織是聖誕老公公,但是天哥才是我的白馬王子啊!」

  被七瀨陸純真告白直擊心臟的九条天,突然就忘了要讓那群人跪坐跪到腳麻的事。


  「還是說……天哥不想跟我約會?」陸委屈的模樣簡直是壓倒天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  「沒那回事,陸想去哪裡,我都會陪你去的。」天揉揉他的頭。

  「太好啦!那我們先去看電影、再去逛書店、去咖啡廳吃甜點,啊、還有還有……」陸拿出密密麻麻的行程筆記本確認著。


  「……陸。」

  九条天想起,如果自己下一刻就要死了,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是什麼。

  「嗯?天哥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?」

  陸一轉身就被天緊緊抱住,像是要用盡所有的力氣,像是害怕再失去什麼。


  「不管什麼地方,我都會陪你去的,無論是下一個休假、還是再下一個休假……往後的所有日子,我都會跟你在一起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察覺到九条天的不同以往,七瀨陸只是靜靜地被他抱著。


  「……陸,我喜歡你。」

  「我也喜歡天哥,最喜歡了!」

  「不是對兄弟的那種喜歡喔。」

  「嗯、我知道!我也是!」陸在天的臉頰上親了一口,「所以天哥答應跟我約會,我真的很高興!」


  九条天也回吻他,不過是吻在唇瓣上。

  「時間不早了,我們走吧?」他轉過身去,企圖掩飾自己臉上的紅暈。

  「嗯!」但早就發現這件事的七瀨陸,只是笑著上前勾住他的手臂。


〈The End〉



***

摳摳點的梗:

「好想看九条天被大家抓去整個人set妥送到七瀨陸房門前跟他一起出門約會

副標:七瀨陸隨口說說的理想」


感覺太有趣了所以無料排完版就開始碼這篇文XD

本來只是想寫個小段子

沒想到中途太沉迷綁架九条天,不小心就破3000了(到底

大概是個集結眾人之力,實現團寵七瀨陸願望的故事

希望能寫出已有成長的陸,在純真的微笑裡帶點小心機的感覺

不這樣九条天好像不會乖乖就範,結果好像有點天陸天了,嗯也可以啦


除了天陸外的十個人都有參與綁架計畫

策劃人是和泉一織,大家可以隨意猜猜其他人負責什麼工作XD

這篇打得比較快,之後再來補上他們討論時的RC好了^^


评论(18)
热度(104)

© 莉亞 | Powered by LOFTER